12年前,河南新密农民工张海超“开胸验肺”的事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而近日,随着河南落马厅官王铁良受贿案的起诉书发布,更多关于农民工开胸验肺事件的背后黑幕也被曝光,那么下面我们就一起了解一下起诉书披露农民工开胸验肺事件黑幕,开胸验肺事件的始与末。

 

起诉书披露农民工开胸验肺事件黑幕

时隔12年,河南新密农民工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背后鲜为人知的细节,通过一份起诉书得以披露。

12309中国检察网近日发布河南落马厅官王铁良受贿案起诉书。其中介绍,2009年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被媒体曝光后,时任新密市委书记王铁良曾收涉事企业董事长给予的40万元。

而这只是其受贿的“冰山一角”。根据检方指控,2002年至2015年,王铁良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他人财物价值总额超4100万元。

收受百万以上豪车三辆,多与房地产有关

王铁良,男,汉族,1960年5月出生,河南巩义人,本科学历;曾任郑州市金水区委副书记(2004年2月任正县级)、区长、新密市委书记等职,2014年3月至2018年9月任郑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20年4月通报被查,后因涉嫌受贿罪被刑拘并逮捕。

2020年11月,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就该案提起公诉。澎湃新闻梳理起诉书发现,王铁良被指控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约4139万元。其受贿行为集中在郑州市金水区和新密市任职期间,多涉及房地产开发事宜,其中不乏索贿情形。

比如,检方依法审查查明:2002年至2013年,王铁良利用担任郑州市金水区委副书记、区长、新密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河南某投资集团房地产开发项目地面清理及拆迁、新密市某地产项目建设、购买新密市某玉石矿等提供帮助。王铁良先后18次在其办公室、家中、饭店等地收受或通过妻子单某某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某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1087万元、美元120万元。

2004年至2007年,王铁良利用担任郑州市金水区委副书记、区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河南某公司郑东新区安置房拆迁建设、拨付工程款,河南某置业集团开发城中村改造项目等提供帮助。2004年至2019年6月,王铁良多次收受该公司负责人杨某某给予的人民币80万元、价值约114万元奥迪轿车一辆、美元2万元,以借为名索要人民币200万元。

2008年,王铁良利用担任郑州市金水区区长的职务便利,向金水区政府下属某国有公司总经理张某甲索要价值约113万元丰田越野车一辆,索要人民币130万元。

2010年至2013年,王铁良利用担任新密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河南某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开发项目变更规划、以土地置换拆迁安置资金等方面提供帮助。2013年底,王铁良收受该公司负责人郭某某给予的价值208.68万元路虎揽胜车一辆;2015年11月,王铁良通过其妻子单某某收受郭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50万元。

2011至2013年,王铁良利用担任新密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郑州中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新密市开发的东城半岛房地产项目建设提供帮助。2012年初,王铁良通过郑州市紫荆山百货大楼原总经理张某乙收受郑州中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韦某某给予的人民币200万元。

“开胸验肺”被曝光后:公开慰问背后收钱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检方指控,王铁良其中一笔受贿款与曾经备受关注的“开胸验肺”当事人张海超相关。

据《东方今报》、新华社等媒体2009年7月报道,时年28岁的张海超是新密市刘寨镇老寨村村民,从事破碎、开压力机等工种工作3年多,他感觉身体不适,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但企业拒绝为其提供相关资料。

向上级主管部门多次投诉后,张海超取得了去做正式鉴定的机会,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做出了“肺结核”的诊断。多方求助无门后,他不顾医生劝阻,坚持“开胸验肺”以求真相。

2009年7月,张海超展示一份新的诊断证明书,这张证明书与之前的诊断证明结论不同。 新华社 资料图上述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时任河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作出重要批示。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推翻先前诊断,明确张海超为“尘肺病Ⅲ期”,新密市劳动局也对张海超工伤予以认定。当月,河南省卫生厅、郑州市委分别对“开胸验肺”事件相关单位和人员进行责任追究,其中包括对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给予通报批评,停止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所长李磊工作、接受调查等。

“开胸验肺”事件还引起了新密市委、市政府的重视。时任新密市委书记王铁良在会上要求,各部门在最短时间内给当事人张海超一个满意的答复。

对于涉事企业、也就是张海超曾经工作过的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新密市委决定给予企业党总支书记侯振东留党察看一年处分,依法追究企业后勤负责人郑海军的责任,并对公司罚款25万元。

另据《南方都市报》2012年12月报道,2009年7月媒体曝光张海超“开胸验肺”之后,当地政府先是沉寂了一天。随后,地方官员络绎不绝地赶往张家,慰问表态。市委书记带着摄影记者进入张家后,第一句话就是,“海超,哥来晚了!”然后抱起张海超的女儿,左脸蛋亲过亲右脸。

澎湃新闻了解到,上文提到的市委书记即时任新密市委书记王铁良。然而根据起诉书,“开胸验肺”事件中,他的公开表现与背后行为截然不同。

起诉书披露,2009年,王铁良利用其担任新密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郑州某公司在“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被媒体曝光后避免停产整顿提供帮助。2009年7月、2010年春节前,王铁良在其父亲家中先后2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侯某某给予的现金人民币共计40万元。

公诉机关商丘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王铁良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王铁良的索贿行为,应从重处罚。王铁良自愿认罪认罚,并签署了具结书,依据有关规定可从宽处理。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前,王铁良获刑情况未公开发布。

另据中工网消息,2013年6月28日,经过近10小时的手术,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和他的团队为张海超成功移植了双肺。

 

张海超:没想到腐败的是他,曾说给我做主

新京报此前报道,新密市刘寨镇老寨村村民张海超于2004年8月至2007年10月在郑州振东耐磨有限公司打工,做过杂工、破碎工,其间接触到大量粉尘,2009年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病后,企业却拒绝为其提供认定工伤的相关资料。2009年6月,在工伤认定中四处碰壁的张海超决定开胸活检,他也因此成为河南乃至中国最有名的尘肺病患者。

4月5日晚,张海超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得知此事后很惊讶,“当年职业病维权那么艰难,我想过可能有不可告人的情况,只是没想到腐败的人是他。”

时隔12年,张海超仍然清楚地记得曾经与王铁良的两次相见。

第一次是2009年3月8日在信访办,“当时向上级部门反映多次,没什么结果,我就在每个月8日的市委书记接待日来了信访办。”时任新密市委书记的王铁良告诉张海超,“我们会让企业按照法律程序走,该给你提供什么材料,就给你提供什么材料。”这次,张海超对王铁良抱有很大希望,因为这一次得到的答复,与以往反映情况时听到的“尽量协商”大有不同。

第二次是2009年7月27日凌晨,王铁良带着乡镇干部、企业股东等人来到张海超的家中探望,声称要处理此事,“他当时跟我以兄弟相称,说,‘老弟,让你受罪了,哥给你做主。’”张海超记得,王铁良当时还抱起了自己的女儿,对着她说,“琪琪,以后你要上学干嘛的,有困难就给伯伯说。”想起这段经历,张海超说,“他在我们家给人感觉挺温暖的”。

两次相见,张海超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常。相反,他觉得欣慰和暖心,尤其是第二次见面,“我们那儿的人当时都说,市委书记一般是不可能到老百姓家里去的。”

张海超现状:生活入不敷出,希望供孩子考上大学

2009年,张海超开胸验肺后,曾得到120余万元赔偿金。8年前,为了延续生命,他花了一半赔偿金进行双肺移植,之后,需要每天吃抗排异药物。现在,他早已花光所有赔偿金,还欠下了债务尚未还清。

张海超说,2014年之前,由于身体状况始终很差,他没有能力工作,而母亲又得了偏瘫,需要常年吃药。2014年后,母亲的病有所好转,他便用剩余的赔偿款和银行贷款,又向亲戚朋友借了点钱,承包了一辆公交车,每天在河南新密沿着城乡公路循环往复地跑。

最开始那两年,公交车经营情况还不错,后来是每况愈下。到了去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公交车停运了两个月,张海超几乎处于零收入状态,去做代驾也没挣到什么钱,生活已是入不敷出。

“药一顿都不能少”,张海超每个月要在吃药上花费7000多元,按政策只能报销2000多元,“有时候没办法,会从其他病友那里买一点,怎么划算怎么来。”

尽管如此,他还是愿意抽出时间为尘肺病做相关的公益活动。这些年来,他持续关注着尘肺病人的情况。每年两会之前,张海超都会向人大代表反映尘肺病人再就业等相关问题。

曾有人提过,让他通过媒体的呼吁,筹集捐款,改善生活。但他拒绝了,“我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给政府添麻烦。”

张海超今年40岁,他发现自己头上长了很多白发。公交车的运营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干几天休息一天,“比如雾霾天,我可能就不出门了,因为特别容易感染肺炎。”有时候,他还得去医院复查,也没法出门工作。开工的日子,生意也不好,比起过去,人们的出行需求少了很多。

现在,他承包的公交车在年审上出了一点问题,想到公交车可能停运,一家人的生活便彻底没了着落,张海超几度哽咽,“公交车不运营,我又没有别的工作,我们一家人还得吃饭”。但绝望的时候总会想到正在读初三的女儿,张海超想看着女儿读高中、读大学,好好把女儿供出来,“还是要努力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