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吴亦凡被都美竹爆出丑闻,朝阳警方将吴亦凡拘留后便再也没有了下文,昨日夜晚(2022年6月10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发布吴亦凡择期宣判的消息引起一众网友的热议,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呢?吴亦凡被宣判后会被法院判几年?是什么时候开庭的呢?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吴亦凡强奸案择期宣判

持续发酵一年的大瓜终于有了进展,官方通报称吴亦凡案件于 6 月 10 日开庭,后续相关将择日宣判,对于这一消息,网友的反应是 " 大快人心 "!

吴亦凡判多少年确定了吗

律师发文解读案件,称判刑不会超过二十年,律师科普称吴亦凡强奸一案可能有两种行为,一种是与未满十四岁女孩发生性关系,根据刑法规定,只要和未满十四岁女孩发生性关系,无论女孩是否同意,都是强奸罪。

另外一种,可能是十四岁以上女孩灌醉后,与女孩发生性关系。

如果和十四岁以上女孩发生性关系,女孩同意则不构成犯罪,灌醉女孩后与其发生性关系,因为女孩酒醉没有意识,不可能同意,所以强奸罪成立,而且,很有可能是聚众淫乱中引诱女孩喝酒后强奸女孩。

对吴亦凡一案,应该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聚众淫乱罪,最多判刑五年,所以,判刑不会超过二十年。

罪名基本定了,就看如何量刑,后续警方会公布结果,静静等待就好,当下网友们关心的是李恩和都美竹的反应,都美竹于第一时间发布了双手合十的表情,感性的说感谢大家的陪伴,李恩倒是在案件宣布进展后安静的过分,可粉丝还是翻出了她以前的言论。

李恩和都美竹这两个人,想必大家有所耳闻,曾以姐妹或者说闺蜜相称,在爆料吴亦凡事件中起到带头作用,一唱一和,姐妹情深,配合默契,也真的把吴亦凡送进了监狱。

结果吴亦凡进去后两人的友情瞬间破裂,多次在互联网发生口角,互相爆料,李恩也屡次晒出录音、聊天记录等证据证明都美竹在说谎,她的发声让残余的吴亦凡粉丝有了去处,跟随她一起曝光都美竹的 " 恶行 "。

李恩告诉吴亦凡粉丝,自己是全网唯一一个能帮吴亦凡的人,语气坚定地说自己有证据,甚至说吴亦凡的妈妈联系了她,她承诺会帮助吴亦凡,也说不论粉丝怎么骂她都会出庭。

可从显示的 IP 地址来看,她并没有出现在庭审现场,也没有为他发声,粉丝感到心凉,不愿再相信任何人。

其实吴亦凡粉丝早该醒悟了,当时事情发酵时官方就提醒粉丝不要陷太深,理智对待偶像触及底线被封这件事,可依然有人不依不饶。

后来添油加醋的李恩突然转变态度,暗戳戳的支持吴亦凡,锤都美竹敲诈勒索,粉丝信以为真,可也应该在发现她卖吴亦凡同款衣服的时候醒悟,不论当时醒没醒,现在都该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了,娱乐圈正能量偶像那么多,不差这一个,放过自己吧。

至于李恩都美竹两人,她们如今桥归桥路归路,凑热闹只会给她们带去热度,不会有其他情况出现,别想着吴亦凡重回娱乐圈了,事已至此,结果已经注定,改变不了的,粉丝不必要再执着于一人,只等法院宣判结果,到时候希望粉丝能真正的醒过来。

吴亦凡事件时间线梳理

2020年12月5日22时许,时任吴亦凡执行经纪人的冯某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18岁,女)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当晚,大家都交出手机统一保管后,都美竹与十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次日凌晨至7时许,其他聚会人员陆续离开,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2020年12月6日下午,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用餐后自行离开,期间两人互相添加微信。12月8日,吴亦凡给都美竹转账3万余元用于网络购物,此后二人保持微信联系直至2021年4月。

2021年4月,吴亦凡不再回复都美竹消息后,都美竹向好友诉说自己受到了冷落。

2021年6月,都美竹与好友刘某文(女,19岁)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亦凡交往过程,刘某文于6月2日发布都美竹被吴亦凡“冷暴力”的博文。在都美竹曝光自己与吴亦凡的交往后,各路人员也嗅到了利益的味道,找上门来。徐某根据都美竹的叙述等素材进行包装渲染,大笔一挥撰写了“决战”等10余篇微博文案。

2021年7月,都美竹爆料吴亦凡性丑闻一事引爆舆论。7月13日,徐某主动联系都美竹,想帮她炒作,双方一拍即合。

2021年6月,家住江苏南通、只有初中学历的刘某迢看到都美竹和吴亦凡的网络信息后,产生冒充相关关系人对涉事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于是,刘某迢冒充受害人、都美竹与吴亦凡律师及工作室,周旋于都美竹与吴亦凡之间,诓骗双方,目的就是诈骗钱财。直至警方通报前,都美竹与吴亦凡都被蒙在鼓里。

2021年7月22日,北京朝阳警方发布了有关调查的情况通报。根据警方的调查,2020年12月,吴亦凡经纪人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2021年7月31日,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官方微博消息,针对网络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等有关情况,经警方调查,吴某凡(男,30岁,加拿大籍)因涉嫌强奸罪,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经过警方调查,刘某迢冒充被吴亦凡欺骗感情的女性骗取都美竹信任,获取都美竹手中的交往信息,接着以都美竹的名义与吴亦凡律师联系协商赔偿,最后再冒充吴亦凡工作室与都美竹协商赔偿,并在都美竹账户收到50万元转账后向都美竹索要退款。

2021年8月1日消息,吴亦凡个人微博及工作室微博显示“现已无法查看”。

2021年8月1日凌晨2时许,新浪微博上吴亦凡的粉丝聚集地“吴亦凡超话”被关闭。

2021年8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经依法审查,对犯罪嫌疑人吴某凡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

2021年8月17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秘书处负责人就吴亦凡作品下架一事回答了记者提问,表示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坚决支持会员单位采取的联合行动,支持下架吴亦凡参演的影视综艺节目。协会重申,绝不为违法失德人员提供出镜发声的机会和平台,绝不让这些人员和作品在网络视听行业有立足之地。截至2021年8月17日上午10时,全网合计处理短视频节目达190万条、影视综艺节目7000部次。